分析-排超决赛第二场,天津队输球技战指挥不足
分类:政策法规 热度:

分析:排超决赛第二场,天津队输球技战指挥不足及弱点。排超决赛决赛的两支球队,对于双方几乎没有秘密而言,那支球队能胜利,取决于那支球队的弱点更少,那支球队自己擅长的打法更能发挥出来。排球场上,不仅球队球员的发挥重要,临场指挥的教练,更是有着决定性的作用。在这样漫长的决赛赛程,不仅会将球队的弱点无限放大,也会将临场指挥的弱点放大。既然决赛第二场输给了上海队,除了球员原因外,作为主教练的原因又有什么哪?

1) 各局简单分析

第一局,有段时间一度领先很多分,但一传体系不稳,尤其杨艺出现一传、防守、偷袭成功率低的情况,被上海队连续追分情况下,教练采用了二换三的战术。二换三战术对于天津队,这个赛季似乎都没有采用过,却在决赛上第二场上祭出。这一局,天津队还是将自己的高快结合特点打了出来,而且球势也与上海队半斤八两,势头还稍偏向天津队。按照惯用做法,应该是换李莹稳定后防既可以,可是却玩起了二换三。

天津队不是不能玩二换三,而是这个时候二换三的目的是什么,二换三的基础是什么?使用二换三的目的,不外就是:变两点攻为三点攻、增加前排拦网、变化场上节奏。从攻击来说,当时场上的问题是一传防守杨艺处也出现崩溃,并不是攻击性出了问题。从拦网来说,姚迪的拦网并不弱于李莹;从变换场上节奏来说,当时的进攻组织节奏也是很好,并不需要变换,而且,陈馨彤与李莹组合也并不是犀利流畅默契。虽然上海局点时又换回姚迪,姚迪的那颗发球也不错,但球势已不在天津一方,金软景将困难的调攻球扣杀,打手出界,锁定胜局。所以,第一局的二换三是一个败笔,也是第一局输球的一个重要原因。

第二局,在姚迪组织两个快攻受阻后,换陈馨彤,这局换二传后赢了。这局虽然赢球了,但也彻底将天津已成熟的高快结合放弃。这局几乎全部进攻,就是只有四号位的高打,没有2、3号位的快,好像只有一个是后攻,但没有下球。提早将手里的制胜牌全部打完。高快结合是这个赛季天津队极力打造的打法,就是主攻的高举高打,副攻接应的牵制快攻。这局完全以高的打法,实际上已开始进入对手的节奏中。

第三局,是以陈馨彤为主打二传,但节奏从开局就落入上海队的掌控之中,天津队的快攻快变全部被废。这局球几乎成了上海队演练如何拦防李盈莹。当上海队几次将比分拉开,几次又追平比分,使天津主教练还沉浸在虚幻之中。直到上海队将比分拉大,到了本局末阶段,才想起换二传姚迪,但球势节奏已完全不在天津一方。

第四局,由姚迪主打,天津队气势有回升,一度认为天津队能够赢下这局。但到了中后段,又如第一局一传开始崩溃。此时重中之重就是应该稳定一传,但却是换二传,而且在刘晓彤到前排后,换上陈丽怡,换人成了改变进攻的节奏。完全是败笔。

2)天津队指挥不足分析总结

第二局因为姚迪传副攻受阻,此时应该是如何强调副攻接应的跑动性进攻,坚决打出自己的高快结合。即使第二局用高打赢了,第三局也应该回到高快结合的打法上来。可惜,临场指挥却是自废武功。这场球充分说明,高快结合,废掉快,高也打不出来。 看2016亚洲杯就发现,陈友泉有喜欢通过换二传改变节奏的特色,在本赛季联赛前面的比赛中,也是多有体现。这种换节奏法,偷袭一下还成,但要作为常态,就成为一个要命的弱点。从这场球看,可以看出陈馨彤与姚迪的差距是全方位的。传球的基本功,拦网、防守,以及技战术素养,是全方位的差距。所以,决赛要想赢冠,就必须放下执着于换二传改节奏定式思维。

小编认为二传不是不可以换,但换上的二传的技术和战术特点一定要鲜明。记得天津和恒大打决赛,保全就换上米杨替换魏秋月,坚持全场,因为米杨和副攻的战术球特快,那也是米杨的经典之战。但如果二传的技术有差距,那就要短不要长。看球赛教练临场指挥,就如同观棋手弈棋,只管棋手走的是好棋还是臭棋。

对此,大家怎么看?

上一篇:垂直KOL出圈,借力明星效应,系列化综艺之路依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