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岛由纪夫和他的《丰饶之海》
分类:奇闻趣事 热度:

去年在读书会的群里,有个容貌较好的女子,每次在群里发言,总会前呼后拥,因为群里的昵称格式是“昵称+自己在读的书”,她的名字我已经忘记,但是书名我却记住了——《金阁寺》,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到三岛由纪夫,也知道了他的作品《丰饶之海》。

可能太宰治那些扭捏不前的丧让我读的失去了兴趣,于是在今年,我试着买了《金阁寺》。绮丽的文字和亢奋的情绪,撇开实际的文内主人公,文字浇灌出的形象似乎是17,18岁的脸,他想燃尽一切,然后投身其中,与之一同化为灰烬。

我看书速度还算可以,金阁寺一个下午左右的时间就看完了,却楞了许久,嘴里不断念叨着:“卧槽,原来文章还可以这么写。”这可能是我对于三岛的最初印象吧。

而买丰饶之海,却花费了我很大的功夫,起初买的黑色封面的两本,一本是唐月梅译的《春雪》,一本是林少华译的《天人五衰》,准备看的时候,通过各种渠道得知,林少华翻译喜欢随性而至,村上写作本来就自带朦胧属性,林少华添油加醋可能不会显示出太大的弊端来。

但三岛的作品每部都带着强烈的自我,似乎都是你瞎改一个字,老子就会从棺材板里跳出来切了你的fu那种,所以唐月梅那本躺着也中枪,全都被我转送给了朋友。

重庆社文洁若的版本我找了估计有两个月,文老奶奶说自己四部曲只是翻译了《春雪》和《天人五衰》,虽然被三岛的才华所惊艳到,但是中间的《奔马》和《晓寺》传递出来的情绪让她实在不想翻译。

我在京东上买到了《春雪》、《奔马》,压在了床底,过了两个多礼拜,在一个心情也不是很好的中午,在静安寺芮欧百货4楼的钟书阁进门第三个拐角最底下的书柜里找到了余下的两本。那两本白色封面带着淡灰色的花朵,与边上花花绿绿的书籍格格不入,也许这也它只有两本的原因吧。

如果要写一个读书笔记的话,似乎有些难,因为看完这套书已经过了许久,现今只能凭借着记忆来把这本书完整的描述出来。

要看懂这本书,似乎是有些困难,但是只要抓到本多繁邦的视角就可以完整的看完,但是执着于此的话,便会体会不到所谓的转世带来的与“预言的切合”那种刺激与惊喜。

“京都的亲戚病危,家父和家母都坐昨晚的夜车出发了。剩下我一个人,只觉得非想见到清少爷不可。昨儿想了一夜今儿早晨不是又下了雪吗。就这样,无论如何也要跟您两个人起到雪地里走走。长这么大,还头一回对您这么任性哩。您要多多原谅啊。”——《春雪》

《春雪》,也是第一世,讲述的是清显与聪子的爱情故事,清显原本寄宿在聪子家,在成年之后,即使对于聪子抱有爱意,但是聪子的态度让他一直误认为是姐对弟的调侃。为了宣告自己的骄傲,他写了一封满是妒意的信。而这封信,成为了他们之间关系的转折。使得聪子遁入空门,而清显抱憾短暂的一生。

纯粹的观念似花,似薄荷制的咳嗽药,似依偎在慈母怀中,似血,似屠杀不义者的刀,又似插入袈装之际四溅的血,或与切腹有关的观念。——《奔马》

《奔马》,清显死后留给本多一本日记,与其说是日记,可能更多的都是他的梦境。本多起初没有多过在意,但是在遇到勋之后,似乎迷上了“转生”这个玄妙的概念。而且勋是原本清显家佣人饭沼的孩子。这一切的发生让他原本按部就班的生活起了波澜,他辞去了法官的职务,为其犯下的谋划杀人的案件,做全力的辩护。最后,勋成功洗脱了罪名,在出狱之后,却执行了当初的计划,然后在朝阳下切腹而死。

关抽屉时,并不知道衣袖被夹住。刚用劲要走,和服袖子的腋窝处就被撕开线。精神上的这种体验几经重复,那么,心也就全是伤口了。——《晓寺》

尤其是到第三本的时候,大范围的都是谈论宗教,转世的内容,也是四部曲的转折点。本多因为公务去到了泰国,了解到了更多的关于轮回的内容,这让他对此深信不疑。而且在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了泰国的公主,刚一见面,幼小的泰国公主竟然抱着他认错!但是他并没有把她带回日本,由此过了十多年之后,泰国公主长大成人,并且来日本留学。本多再次遇到便春心萌动,但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她是个同性恋者。从层层书籍掩盖的窥口传递出来的画面,是对他日渐执拗的心理的鞭笞。公主在回国后不久,便被毒蛇咬死了。

人活一世,单凭认识是毫无所获的;然而只要生的火焰一天不熄灭,一个人在很久以前感受到的瞬息之间的快就乐,就能击溃笼罩着其生涯的黑暗,宛如篝火在夜晚的旷掔中发出的一线光明,能够打碎万斛黑暗似的。——《天人五衰》

第四本本多的心理已经完全的扭曲,找到透并且收其为养子,并且让其按照自己的安排一步一步的走下去。可是透却并没有那么“透明”,在自身的布局完成之后,便把矛头指向了本多,不仅想侵吞其财产,而且在生活中更是恶言相向。直到庆子将转世之谜全盘托出,透不满自身被当成冒牌货,便服毒自杀,却只是瞎了双眼……

当本多想要找到聪子回顾整段所谓荒唐的历史的时候,却被告知,根本就没有“清显”这个人。

从清显,到勋,到公主,再到透,他们都拥有着本多所不能及的方面,原本出生在法官家庭的他,因为家教严格的缘故,很早就开始研读各种书籍,而且在此时便已接触到宗教的方面,他可能是很多人眼中的好学生。但以“轻”为特质的清显,看似任性妄为的举动在他原本压抑的心理来说,便是神迹了。

而到壮年之后,勋的激进以及坚定的信仰让在职场随波逐流的他更加鄙视了自己的存在,而且因为日记的缘故,他十分笃定的认为他是清显的转世,便想全力的维护。而到中年,这种思想幻化成为了秀色可餐的少女,但作为他思想的存在却不青睐于他,遭受玩弄,想与之共赴烈焰的情绪便再也抑制不住了。等晚年在遇到透的时候,看着他的死亡似乎成为了他活下去的支撑。

可是一切似乎都是幻灭。

上一篇:探秘城配“深水区” 2019运联峰会驹马总裁陈黎携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